新華網北京6月22日電(記者侯麗軍 熊爭艷) 中外知名學者22日表示,日本政府試圖通過修改憲法解釋或修憲解禁集體自衛權,謀求擴軍強軍,將加劇亞太地區關係緊張,增加地區安全不穩定性。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專家委員會上月15日向安倍提交瞭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報告書,其最主要特征是顛覆日本戰後一直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政府解釋。
  第三屆世界和平論壇22日在清華大學舉行。原日本早稻田大學校長西原春夫表示,大多數日本國民對安倍政府動向都感到不安,也不贊成。
  他說,安倍內閣的終極目標,是其不時提到的“脫離戰後體制”。戰後體制的根本在於二戰後美國占領時期強加於日本的和平憲法,因此安倍認為必須修改憲法並自主制定憲法,才能脫離戰後體制,回到“美麗的日本”。
  韓國前外交通商部長柳明桓也對安倍政府的修憲企圖表示擔憂,他說:“如果安倍政府對於歷史的認識跟韓國是如此不同的話,韓國對日本加強軍事力量還是很關註的。”
  他認為,日本的歷史觀問題很難解決,而韓國長達30多年處於日本殖民主義的鐵蹄統治之下,對歷史問題異常敏感。這些原因導致了韓日關係的惡化。
  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長李薇表示,日本的政治安全正在全面加速右傾化,這主要基於三點判斷:第一,現在的日本政府否認和美化侵略戰爭歷史。第二,現在的日本政府立志修改和平憲法,修改憲法解釋,拋棄戰後和平發展路線。第三,由於設立了這樣的目標,日本已經加速在政治和政策上的自我鬆綁。
  “安倍版的國家發展目標,是日本國家的全面正常化,也就是一個政治軍事完全獨立的、在國際上發揮重要作用的日本。”李薇說。“安倍執政以來,日本的安保新框架已經確立,日本的安全防務政策已經完成了一次大的蛻變,我們懷疑戰後和平發展路線由此出現轉向。”
  專家指出,以右傾化政治取向為引導的日本復興路線,是對日本進行民主改革和清算軍國主義侵略歷史為基礎的戰後體制的否定。
  日本憲法第九條規定,日本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
  中國社科院日本問題研究所研究員呂耀東表示,隨著日本國家安全環境和防衛形勢的變化,安倍認為過去的憲法解釋已經不能適應日本周邊環境的變化。所以他要通過解釋性修憲,解禁集體自衛權,徹底剔除掉和平憲法第九條的和平主義精神。
  “這意味著日本的國家對外戰略,尤其是安全防衛戰略,發生了本質性變化,即完全放棄‘專守防衛’,轉為主動進攻。”他說。
  李薇說,由於日本在歷史認識上反覆無常,而且不能從道德高度去認識慰安婦問題和靖國神社問題,日本無法讓中國或本地區其他國家相信其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也不可能讓這些國家面對日本的強軍路線若無其事。
  原中國駐大阪總領事王泰平表示,安倍想通過為歷史翻案,來實現日本成為政治大國的目標。這樣一個不承認歷史的政權,一旦解禁集體自衛權就很危險。它沒有吸取歷史的教訓,就有可能重蹈覆轍。
  李薇說,為了實現正常國家的目標,日本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日美同盟關係和中國威脅論,它的這種思維和手段會造成地區關係緊張,也增加地區安全的不穩定性。
  “日本把中國樹為假想敵,妄圖利用釣魚島問題實現它新的戰略支點。儘管日本目前在加強日美軍事同盟,但從長遠看,它最終是要擺脫美國的束縛,實現政治軍事大國的目標。”王泰平說。
  世界和平論壇由清華大學主辦,中國人民外交學會協辦,是中國舉辦的第一個高級別、非官方國際安全論壇。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wq86wqff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