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四點,萬籟俱寂,劉立志在鬧鈴中醒來,洗簌完畢後來到地鐵環中線塘朗站的運轉值班室,給電臺充好電,便拿起一份出勤傳達通知單,開始佈置出勤註意事項。
  “今天要執行512#時刻表。”劉立志拿著這份通知單一邊勾畫一邊念,通知單上“嚴格執行檢車作業標準程序”的字樣格外鮮明,這對堅守地鐵一線的深圳地鐵車務部乘務室客車隊長劉立志來說,已經是深深刻在心上不可磨滅的烙印。
  8年的地鐵駕駛員和3年的客車隊隊長,劉立志感慨:“什麼都可以怠慢,唯獨‘安全’與‘責任’不敢有絲毫鬆懈。”從辦公室走出來,站在黑暗隧道的一頭,劉立志原本緊張的神情慢慢舒緩,多年的回憶徐徐展開…
  懂技術,更要服從管理
  清晨5點10分左右,早班的第一個地鐵司機到位,開始對身體進行酒測和血壓檢測,合格後就到指定的軌道進行發車。駕駛地鐵列車看起來操作很簡單,但每一趟都承載著2000多名乘客,責任一點也不亞於開飛機。
  “上班前6個小時不允許喝酒,如果酒測沒通過,就會嚴格批評、通報、分析、檢查,還會影響整個班組。”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系列更加嚴格和規範的行為準則出台。
  “如果司機的身體有點不舒服,我們建議他不要服用帶有催眠作用的藥品,實在不行,會安排多一名司機輔助。”精湛的技術和嚴格的管理給每一趟列車的安全行駛買下了雙重保險。
  2003年畢業後,劉立志開始了這份“別人很羡慕”的工作。劉立志介紹,當時和他一批入職的有來自河南、湖南、廣州等鐵路先發城市的鐵路學校相關專業的畢業生。隨著越來越多的城市開始建設軌道交通,地鐵招聘的競爭逐漸大起來,近年深圳職業技術學院也開始給深圳地鐵輸入人才。
  由於對地鐵司機的技術要求比較高,管理方面也較嚴格,因此這個崗位以每月4000元左右居其他崗位的薪資之首。劉立志告訴記者,儘管開地鐵列車是技術活,但崗位也不乏女司機。在劉立志管理的車隊里就有3名女司機,儘管身體素質方面稍微遜於男司機,但她們還是乾著同樣的活。
  科班出身的劉立志起初以為開地鐵就像玩玩具一樣,只是這個玩具比較大,但真正第一次載著2000多號人上路,心裡甭提有多緊張,“正式上崗時很高興,但又覺得壓力很大。”
  手柄輕四兩,責任重千斤
  來到駕駛室,劉立志指著一個紅色和一個綠色的按鈕,“兩個手指同時按下去,車就會動了。”這是在常態下的操作方式,但遇到特殊情況,如信號不好、設備故障時,操作臺上的手柄就發揮作用了,手柄雖輕,可推拉的幅度和力度都決定了列車的快慢和平穩度,十分考驗司機的功力。
  操作臺上的顯示屏上端用黃色橫條貼著兩句話:“行車三要素:天、地、人;動車三要素:燈、岔、路。”劉立志說,要讓列車動起來非常簡單,可要在確保百分百安全的狀態下動起來,卻需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本領。
  列車到達長嶺陂站,劉立志走出駕駛室,面對著站台,觀察乘客上下車情況,倒數25秒,回到駕駛室內按下按鈕關閉屏蔽門。隨後,他再次走出駕駛室,眼光朝著列車望去,把手向前一伸,示意“無夾人夾物”後才回到駕駛室。“出站,信號好!”劉立志在駕駛室內再次把手向行車方向一伸,自言自語道。這是他們的規定動作——“眼看手指口呼”。
  剛進隧道,兩旁的光線如千絲萬縷疾馳而過,而後便漸入黑暗,除了呼嘯的風聲,很難感受列車的速度。相關程序已經設置好了,但劉立志並沒有就此鬆懈,“隧道是否有異常,軌道是否安全,列車是否有異常聲響,都要第一時間察覺出來。”在兩個站之間的短短兩三分鐘內,劉立志卻需要表現出100%的專註。
  “一名合格的地鐵司機,心理素質一定要過關,態度比技術更重要。”2007年的一天,劉立志開著地鐵羅寶線往羅湖方向行駛,到了會展中心站後,突然接到緊急通知,說前方列車在崗廈站出了問題,請求緊急救援。
  當時的劉立志已經擁有4年的駕駛經驗,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心裡很緊張。可劉立志還是要求自己沉著冷靜,先在會展中心站請所有乘客下車,然後趕緊開著列車前往崗廈站救援。列車之間的救援要求把兩輛列車進行連掛作業,兩個司機相互配合,前方列車給予速度和位置的指引,去到指定的地方。“當時捏了一把汗,生怕做漏了哪些步驟。”僅僅15分鐘,劉立志順利地完成了救援工作,得到了領導的贊賞。
  對每位隊員“望、聞、問、切”
  “睡眠是否足夠?早餐午餐有沒吃好?身體有無不適?和戀人有沒有鬧矛盾?家裡是否有突發情況影響心情?”成為隊長的3年來,劉立志每天都會靜坐在司機換乘室,觀察每一位司機的精神狀態,每一位他都得審視一遍才安心讓司機隊員登車作業。“在進行酒測和血壓檢測前,我們都要先過隊長這一關。”司機王青松說。
  劉立志回憶,有一次,一個剛入職不久的90後新司機來上班,面容憔悴,雙眼無神,劉立志估摸著其中肯定有問題。經過問候,劉立志得知他前一晚和女朋友鬧矛盾,整宿沒睡好,精神顯得萎靡不振。這位隊員自感狀態不佳,難以正常工作,便向劉立志提出請假。鑒於這種情況,劉立志批准了請假,但認為要讓他意識到這份工作所需要具備的責任心。“這個崗位上一個人的請假將導致大面積人員的調整。”劉立志告知其耽誤工作的後果,隨後便如大哥哥般對他進行感情上的開導。
  在劉立志的團隊里,將近四分之一的員工是90後。劉立志坦言:“90後的員工在工作紀律上比較慢適應,容易把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劉立志針對新進員工的性格特點,給予他們工作上更多的指引、生活上的分擔,目的是讓他們保持良好的狀態,保證行車安全。
  “在司機崗位一個人能力強也只能代表一個人,只有整個班組都強才能保證正常運作。”要成為合格的司機,責任和自覺都非常重要。面對記者提出的每一個問題,劉立志都要思索一番然後才作答。正如他的同事王青松所說,劉立志為人做事非常認真嚴謹,工作多年極少出過大錯。沒有太多的大道理,可劉立志總是用自己的經歷來感染身邊每一個新進的員工。
  “作為一名在學校各方面都很優秀的大學畢業生,剛進來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可以很快脫穎而出,但總是事與願違。”這樣的心理落差讓王青松感覺很是迷茫。曾經有著同樣經歷的劉立志主動對王青松進行思想上的引導。“沒有多少隊長會主動關註每個隊員的,我們隊長卻做到了,給我們思想上和工作上的幫助都很大。”王青松說。
  “每天見到同事們就很快樂!”
  2010年,深圳地鐵蛇口線正在籌備運營,需要對列車進行多次調試,劉立志彼時已經調到蛇口線負責前期調試工作和運營。但由於地鐵還沒正式開通,蛇口線的環境非常艱苦,沒有廁所,沒有睡覺的地方,也沒有空調,吃飯要在工地上吃。
  “當時我們每天在蛇口西駐站,由於交通非常不便,每天上下班的路途比較遠,花的時間很長,所以在家的時間很少。”當時,劉立志的妻子眼看著就要生孩子了,可他卻顧不上照顧她。“那個時候,我真心地佩服他。”王青松回憶。“女兒會講話的時候,誰都會叫,唯獨不會叫‘爸爸’”。籌備蛇口線的一年多里,劉立志與家人相處的時間較少,女兒很少見到爸爸。
  據王青松和劉立志的相處看來,劉立志的工作和生活都相對獨立,在同事面前很少提起家裡的事情。11月28日上午,劉立志正在培訓新員工,突然電話響起,只見劉立志說了一句話就匆匆掛電話了,原來是家裡的來電。“他在工作時很少接家裡的電話,即使有,也會告知家裡人自己在工作,就匆匆掛電話了。”
  從黑暗的隧道出來,再駛進黑暗的隧道里去,周而複始。劉立志坦言:這工作的確很枯燥、單調。“從一開始的好奇,到中期的平淡,再到後期就逐漸有了成就感。”每天看著乘客安全地上上下下,劉立志心裡多了一份喜悅。
  大運會期間,巨大的客流量使得每一位地鐵工作人員都要加班加點,但這對於劉立志來說反而成了讓他快樂的事情。“我們平時很少有機會聚在一起,能見到這麼多同事,一起共事就很開心。”劉立志一直把“快樂工作”掛在嘴邊,當屢次被問及“快樂工作”體現在哪裡時,劉立志反覆說道:“天天見到同事們就很快樂。”
  走出駕駛室,看著縱橫交錯的鐵路軌道,劉立志在平淡中多了一份從容……
  策劃/統籌:呂冰冰 楊磊
  撰文:南方日報見習記者 卓泳  (原標題:劉立志:從容的“急行軍”)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wq86wqff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